新洲区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透新闻 >
“心中贼”作怪的美国政客把民众当作了“小白鼠”!-
发布日期:2020-05-19 02:32   来源:未知   阅读:

  (国际锐评评论员) 【编辑:王诗尧】

  “在进行防疫决策时,我被逼着要让步于政治和裙带关系,而不是听从政府中优秀科学家们的建议。”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及发展管理局前局长瑞克?布莱特痛斥美政府防疫存在“黑幕”。而在此前一份长达86页、递交给美国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举报材料中,布莱特列举了美国行政当局防疫的种种不力,控诉自己被违规解雇。这让人们再次看清:把美国防疫工作搞砸的,正是那些私心膨胀、失职渎职的美国决策者。

  第三,无论是早期病例监测追踪,还是防疫物资筹措分配,美国整个防疫体系频频被曝混乱无序,而美国决策者还在忙于和一言不合者“打嘴仗”。纽约州、新泽西州等多州州长向媒体抱怨说,联邦政府统筹协调行动的缺失给各地造成了巨大混乱,使得各地陷入对防疫资源的争抢中。

  根据美国媒体披露,美国政府获悉疫情风险预警的时间非常早:早在去年11月下旬,该国情报机构就曾发出流行病可能出现的警报;女医生朱海伦1月曾对美国疫情预警。1月3日起,中国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当然,若非此,美方也不会率先从武汉撤回外交人员,并颁布针对中国的全面旅行禁令。

  超过125万确诊病例、多达7.5万人不幸病亡,这两个令人痛心的数字与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形成鲜明反差,令人难以置信!

  国际锐评丨“心中贼”作怪的美国政客把民众当作了“小白鼠”!

  首先,出于对政治名利场的疯狂迷恋,美国决策层始终没把防疫当成人命关天的大事严肃对待,而是处处盘算自身得失,轻率而为、胡吹乱侃,甚至随意推销荒诞不经的“特效药”,把可怜的美国民众当作了“小白鼠”,防控时机却一再被错过。

  “把事情变复杂很简单,把事情变简单很复杂。”疫情防控虽不容易,但华盛顿的政客们把一副防疫纸牌打得如此乱七八糟,乃至不堪收拾,还是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面对疫情防控的巨大挫败,华盛顿决策层依然不肯面壁思过、反躬自省,而是疯狂炮制一波波“阴谋论”,不断向中国“甩锅”推责。布莱特的举报材料,再清楚不过地证明:可怜的美国民众遭遇这场灾难,与美行政当局的屡屡失误、失职渎职脱不了干系。

  正如观察人士指出的,在抗疫关键时刻,美国决策者本应率先垂范,但他们却屡屡传递误导民众的讯息,导致美国百姓浑然不觉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之险!

  与布莱特同样遭到打压的,还有被称为美国“抗疫队长”的顶级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他因为坚持科学防疫被美国行政高层和右翼政客施压,并被阻止参加国会众议院关于疫情应对的听证会,甚至面临人身威胁。

  更令人无语的是,美国《商业内幕》等媒体近日披露,白宫负责防疫物资统筹调配的核心团队,完全由一些毫无公共卫生和防疫物资供应链专业知识的人组成,分发物资时甚至有“VIP”名单……这正如CNN所评论的,布赖特此次的举报,让人不得不对美国政府的疫情应对到底是基于科学依据还是政治倾向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其实,美国政客们的吊诡言行,恰恰印证了中国一句古语:“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从疫情暴发之初,这些政客们就一心盘算着政治私利得失,根本没有费尽心思去组织疫情防控。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在大选年,美国最高决策层担心一旦大规模拉响疫情预警,有可能引发其不愿看到的、危及“社会稳定”的结果,对选情产生不利冲击。正是这种保大选的“政治豪赌”心态,最终酿成大祸。这“心中之贼”,折射的是美国政客们对功名、权位、党争的算计。唯独缺位的,是对民众生命和福祉的尊重和保护。就这样,数万条生命沦为美国政治名利场的牺牲品!

  作为全球医疗最先进的国家,面对疫情节节溃败,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华盛顿的高层难道还不该反思吗?“甩锅”推责、指责他人是挽救不了美国民众宝贵生命的。请美国政客们赶紧把私利放一放吧,只有把焦点对准疫情防控本身,才是拯救美国和救赎自身的唯一出路!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一些政客热衷于兜售令人瞠目结舌的“伪科学”。比如,美国领导人曾公开讨论“病毒可能会随高温消失”,声称“注射消毒剂可杀死新冠病毒”,导致一些不明就里的民众不经意间成了“小白鼠”。作为美国政府指挥防疫工作的负责人,副总统彭斯日前视察医院时竟然拒绝戴口罩,再次引发舆论哗然。

  《华盛顿邮报》日前也刊文指出,从1月3日接到中方通报到3月14日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约70天里,美国领导人无视疫情风险持续加剧,总计34次淡化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性,甚至断言疫情会“奇迹般地”消失。直至病毒传播大暴发、股市雪崩式下跌,美国高层才试图“救火”,但此时已经覆水难收。

  蹊跷的是,面对接二连三的疫情警报,美国决策层内部却产生了一种奇怪而强大的阻力,使得这些早期预警根本没能转化成国家层面迅速有力的防疫部署。据CNN报道,布莱特今年1月曾多次在内部会议中向美行政当局高级卫生官员发出警告,让他们留心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可能会出现严重短缺的问题。但是这些官员对此不屑一顾,甚至还表现出某种“敌意”。布莱特愤怒地说,“现在事情已经越发清楚了,他们并没有采取任何准备措施。”

  其次,美国行政当局在决策中科学、理性缺位,荒诞不经的“神药”“乖方”大行其道,疫情防控一步步被带进沟里。在反智、反科学和民粹主义情绪冲击下,美国科学界和专业技术官员等人士的理性声音被政治杂音干扰和淹没。布莱特在举报材料中披露,在美国的疫情大规模暴发后,他因为拒绝推广一种未经科学证实的药物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而与美国领导人在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的“亲信”们发生冲突,结果遭到变相“革职”。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旅游新闻 财经资讯 热透新闻 金融新闻 女性生活 社会新闻 体育新闻 军事新闻 科技前沿 大咖名流

Power by DedeCms